看古文,就上文學度

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二章 女神子宮

(文學度 www.agoblb.live)    滑膩、濕熱的氣息飛快充斥唐奇的鼻腔,腳下及雙手傳來的觸感,也讓人生出不妙、惡心的預感。

    類似腸子、消化器官的地方?

    幾人感受到這些時,同時睜開雙眼,立時都看見了周遭的環境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個圓形甬道,狹窄而彎曲,通向不知何方,甬壁上布滿了冰冷的金屬管道,甚至還能看見一些類似“電線”般的東西,但它們都被滑膩、皺褶的皮膜、爛肉覆蓋。

    不時還垂下來一些肉腸、臟腑之類的東西,在皮膜下方,隱約存在可以發出淡綠色熒光的細菌,如同是螢火蟲的巢穴,但浮現在眾人心底的卻不是夢幻,而是恐懼。

    “天空塔可以自我凈化,這里不可以?”

    六人的腦海中,同時想起外界那漆黑金字塔上看過的景象。

    如果這里也變成那樣,他們不得不穿梭其中,只怕是抗不了幾次污染。

    六人各自對視一眼,而后開始施放不同手段進行危險偵測。

    “這里也被污染,但程度較輕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暫時可以抵抗,可時間一長,我們很可能會被同化。”

    “前方,有危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便是“海森”這位超凡戰士,也進行了祈禱儀式,向自己信仰的戰神,祈求庇護。

    不過從他難看的神色來看,神靈的反應只怕不會太好。

    唐奇沒有動作,此時他的腦海,還在思索著進入甬道之前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維薩雷斯血炮的力量,是被天空塔消弭的,還是其他的……暗中窺視的,是納姆巴?還是其他存在?……目的,是為了將我們逼入這里,是為了那個預言?”

    唐奇眉頭緊緊皺著,他感受到了一種局面失控之感。

    仿佛冥冥之中,有股力量借助“維薩雷斯”的存在,不斷將眾人往天空塔所在處驅趕,甬道的出現,也是恰到好處。

    雖然唐奇在里面起了一些作用,但即便沒有他,維薩雷斯血炮、天空塔、自我凈化、通道……這些都會一一出現,至多幾位傳承者,再死上幾人罷了。

    “納姆巴口中的預言,恐怕直指那些邪種們,這就是他毫不猶豫答應眾人無理要求的原因,后來的一切順理成章,在第一頭維薩雷斯死亡,引燃墳場之后,局面便自動展開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我在內的八位超凡者,肯定不可能都是關鍵人物,否則會出現大量誰也無法預料的變故,真正的目標人物,或許只有一兩人,會是誰?”

    唐奇隱晦的目光,在蕾娜·斯文頓幾人身上掃過。

    場中,包括他自己在內,都與瑪雅遺跡有著不小的關聯性,這種情況根本無法判斷誰才是“鑰匙”。

    六人在甬道死角處待的時間有些久,漸漸的,周遭那些覆蓋著金屬管道的皮膜似乎有些動靜,淡綠色的熒光無聲無息匯聚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走!”

    毫不猶豫,蕾娜開口道。

    齊齊離開原地,朝著甬道深處走去。

    移動中,腳下傳來“吧唧~吧唧”的聲響,雙腳與粘稠皮膜觸碰產生。

    他們剛一走出所處甬道,即將進入拐口時,最前面的蕾娜猛地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唐奇幾人也越過她,看到了前方不遠處正在發生的景象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異響源頭是一個大繭,它就懸掛在前方甬壁上,垂落下來,隨著心臟聲音愈加劇烈,大繭傳來“嗤啦”一聲,慘綠色的“羊水”灑落一地,隨著一道悶響,一個畸形胎兒誕生。

    她一出生便有成年人類高,胸前長著沉甸甸的四團肉,肋下伸出四只手臂,下身如同章魚,滑溜溜的觸手揚起,試圖將蒙在它臉上的一層膠質皮膚扯下來。

    那皮膚,使她沒有臉,且無法呼吸。

    但不論她如何努力,都無法做到,數十秒內,她被憋死了。

    鮮活的肉體,漸漸死寂。

    過程中,唐奇六人一直看著,可怕而詭異的氣息,如同順著脖頸滑落下來的毒蛇,陰涼恐怖,直透骨髓。

    當她死去之后,皮膜下方,那些釋放淡綠色熒光的“細菌”,似慢實快的匯聚,爬滿她的全身,隨之細菌們的閃爍,她如同陽光之下的牛奶冰淇淋,融入皮膜。

    唐奇眼底,信息碎片不斷閃爍。

    【超凡生物:畸變體。】

    【狀態:死亡。】

    【信息碎片一:由異域某種族的基因,混入“女神子宮”之后,誕生出來的畸變體,她會不斷的重復孕育、誕生、死亡……這個過程,直至孕育出進化版種族,但幾率很低。】

    【信息碎片二:畸變體有些無害,有些將無比危險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女神子宮?”

    幾乎是瞬息,唐奇提取出了關鍵詞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為眾人所在,應該是古瑪雅人根據“隕石天坑”開辟出來的禁地,可現在特殊能力映照下,卻讓他知曉,其實眾人所在甬道,是一個叫做“女神子宮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子宮內,有很多畸變體?這又是哪一位女神的子宮,瑟爾曦?”

    驀地,唐奇想起不久之前他與蕾娜·斯文頓一起見過的,被認為是古瑪雅神系中的“背叛者”,擁有狩獵與生育神職的女神,瑟爾曦。擁有生育神職,誕生出這樣的子宮,算是合理的解釋。

    按照碎片,唐奇下意識看向甬壁頂上。

    果然,一顆新的繭子誕生,不過拳頭大,但它正在漸漸膨脹,而里面也蜷縮著一道全新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繼續走!”

    蕾娜幾人沒有唐奇的特殊能力,但卻也感受到了這里的詭異和恐怖。

    一個龐大的、滑膩的甬道世界,與眾人想象中的“瑪雅遺跡”可是有著天差地別般的差距,此時他們都明白過來,納姆巴根本不在意所謂的“維薩雷斯”。

    那個卑鄙的、無恥的老巫師,出于某種目的,將眾人坑入這里。

    偏偏他用的并非是多么陰險、高明的陰謀,而是利用了眾人的貪欲、自信,顯露出奇圖加部落的虛弱,他的蒼老,以及寬松的限制,讓他們以為局面在掌握中。

    殊不知,只要進入海域,一切便由不得他們了。

    現在唯一能做的,便是在這詭異的禁地內,找到出去的路徑。

    因為腦海中的危機感,幾人自動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可不等踏出幾步,他們不得不再次停下。

    因為前方,一道高大的身影正踩踏著沉重步伐,緩緩走過來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三米高的類人生物,它仿佛只是一層雪白的皮,裹著骨架,長著一顆骷髏頭,腹部有一個巨大的“育兒袋”,里面正發出“咕嘟~咕嘟”沸騰的聲響。

    獨特的,脂肪被煮沸之后才會生出的香氣,不知不覺彌漫整個甬道,那皮肉袋內,一個嬰兒仰躺著,它臃腫、雪白,沒有眼睛,有著一張腐爛的嘴,里面是枯黃的牙齒,它仿佛沉迷在香氣內,不斷發出享受的嘆息,滿足的微笑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難以形容的感受,席卷了幾人的心靈。

    即便他們都是超凡者,也無法抵御這種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他們的動作慢到極致,退后數步,拐入一個另一條甬道,任由那類人生物緩緩走過去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它和那個嬰兒,都沒有發現眾人。

    “它們的感知,很遲鈍?”

    幾人腦海生出判斷時,唐奇也看完了所接收的信息碎片。

    “超凡生物:畸變體,異域種族的基因,被催生出畸變體,因為成功繼承原種族的一些超凡之力,被賦予了存在價值……但脫離女神子宮,它將徹底崩潰。”

    “能否成活的判斷標準,是是否繼承超凡之力?”

    “這種畸變體,在女神子宮內很多,每一頭誕生的源頭都與異域種族的基因有關,看起來根本不止一種,背后的始作俑者,想用大量基因,借助女神子宮,生育出無數怪物?”

    唐奇完全沒想到的展開,顯露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原本古瑪雅人、遺跡、邪種……這幾個元素集合在一起,已經足夠駭人。

    但現在,唐奇感覺自己等人仿佛闖入了古老的“怪物樂園”,相比這些詭異的景象,或許面對維薩雷斯血炮,也變得可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帶著這樣的念頭,眾人硬著頭皮,繼續行走。

    由于沒有地圖,或是“引路者”,只好由蕾娜·斯文頓引領,她雖然是一位戰士超凡者,但似乎知曉大量的神秘學知識,且心理素質,也碾壓了除唐奇和尤卡坦之外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唐奇正如此想著,忽然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對勁。

    之前為了躲避那頭煮沸脂肪育兒的怪物,眾人臨時拐道,因此本來走在最后一位的唐奇,出現在了倒數第二,他身后應該是曼巴學派的老者。

    但此時,唐奇卻無法感知到自己背后有人。

    “啊~!”

    凄厲的慘叫聲,這一刻倏然響徹。

    本就心神緊張的幾人,如同驚弓之鳥般,體內醞釀已久的超凡力量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唐奇猛地回頭,身后果然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慘叫的源頭,赫然便在之前眾人停留過的那甬道死角內,當幾人飛快趕過去時,映入目中的,卻不再是空蕩蕩的甬道入口,而是一道門戶,由殘缺的尸體,緊閉雙目的頭顱構成的“血肉之門”。

    那些不知從何處來的尸體,一顆顆頭顱,正在緩緩蠕動,仿佛無形之力推動的魔方,最終門戶中央處,一張人臉緩緩浮現出來,這是一張根本無法分辨種族、年齡甚至性別的臉,一雙黑白眼眸之上,是第二雙,第三雙……直至沒過高高頭頂。

    “闖入者,說出密語。”

    人臉開口時,所有的眼眸同時看向眾人,難以言喻的震懾氣息,洪水般爆發。

    精神世界中,唐奇看到了一片花海,鮮紅、誘人如同暗紅色花朵循環開放著,讓人沉醉的香氣彌漫,徜徉其中時,完全忽略一只只腐爛的蜘蛛,從花海陰影內爬出,它們柔軟、漆黑的細腿,即將覆蓋上來。

    直到下一刻,“轟”的一聲,赤紅的火焰爆發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尖銳無比的哀嚎,轟炸幾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唐奇醒轉,立刻便看到,門戶上的人臉正在發出痛苦哀嚎,熔爐魔力化作的光焰,正帶給他難以想象的傷害。

    眼底,一道信息碎片掠過。

    “畸變體,八眼之門,本體為半人半蜘蛛的怪物,喜歡先讀取人類記憶,吞噬情感,而后再進食血肉的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唐奇手掌一翻,取出“惡龍咆哮”時。也看到了其余幾人,包括蕾娜·斯文頓和提摩西在內,面色時而呆滯,時而掙扎,顯然是在抵抗這頭畸變體的吞噬。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當子彈洪流,將這找他們要“密語”的門戶轟成碎片時,幾人立時蘇醒。

    唐奇往前踏出一步,另一只手隱晦拂過。

    許久未曾“進食”的熔爐,增添了一道燃料。

    感受了一下這燃料帶來的助益,唐奇面上浮現一抹異色。

    “與邪種類似,畸變體也是肥美的燃料。”

    品嘗過后,唐奇語氣很是篤定。

    總算在這詭異、惡心的地方,找到了一點值得開心的元素。

    蕾娜幾人沒看到唐奇吞噬燃料,在門戶破碎之后,他們的目光穿透過去,立刻看到了里面正躺在角落,處于昏迷狀態的曼巴秘藥學派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身上遍布著粘稠的乳白色液體,具備強烈腐蝕性,不過老者身上的紅袍明顯也是奇物,暫時抵御住了侵蝕。

    老人仿佛遭遇了世間最恐怖的噩夢,臉上不再是露出整齊八顆黑齒的笑容,而是恐懼與掙扎,嬰兒般蜷縮起來,不過他體內,始終溢出一種灰色的光輝,阻止他被進一步污染。

    唐奇目光掃過,立時了然。

    “他被怪物捕捉,精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污染,不過他事前服用了某種自動觸發的秘藥,保住了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唐奇說著時,也能感受出來,在殺死那頭畸變體之后,老者正以緩慢的速度恢復元氣,顯然豐富的經驗救了他一命,以及他提前服用的秘藥,恐怕等級很高。

    果然,數息之后,老人睜開雙眼。

    眸中還殘留著驚懼之色,不過再看到眾人之后,神色微微一松。

    正當眾人想要詢問他,剛剛遭遇了什么的時候。

    老人猛地抬手,指向眾人身后的甬壁。

    包括唐奇在內,直到這一刻,才倏然發覺,周遭的環境正在發生改變。

    腳下、周遭,那些粘稠的皮膜正在快速消退,淡淡的黑光溢出,將所有的“異物”凈化,狹窄、陰暗的甬道,忽而變成了一個寬闊的,空空蕩蕩的大廳。

    本該是甬壁的墻壁上,被人用鮮紅的“朱砂”畫滿了圖案,密密麻麻,清晰卻古老的圖案。

    文學度 www.agoblb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秘巫之主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免責聲明: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,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,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。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,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!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!文學度為您提供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

蜘蛛侠电子游戏